看見

一次,一場演講結束之後,有個女學生請我幫忙聽聽她的聲音。

她說她是個很低調的人,不愛出頭,然而我聽完她說話,告訴她我感覺到的跟她說的不一樣,其實她的眼神、手勢和聲音中都帶有強烈的表達動機,可是有什麼把它壓抑住了⋯

她聽完之後眼眶泛淚,經過她的解釋,我才知道原來單純活潑的個性曾讓她受到朋友的利用,對她傷害很大。

其實我後來沒對她說什麼偉大的話,只是簡單的鼓勵幾句,但她在離開教室的時候,從背影我感覺她的腳步像是卸下重擔一樣的輕盈,我心裡便踏實了:原來我們不一定得為別人做些什麼,光是表達自己的看見,就能帶給別人很多的力量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