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洞察提問力》課程心得

這次一篇課程心得文~
要推薦的是洪震宇老師的《洞察提問力工作坊》!

之前在上《好好說故事工作坊》的時候,就很好奇,到底洪老師在採訪的時候,是怎麼挖到這麼多故事?洪老師又是如何透過提問,促使他人思考、強化動機,同時不讓人感到不舒服呢?

在收集到七顆龍珠…噢不是,是在學員們千呼萬喚之下,洪老師終於將這個《洞察提問力工作坊》醞釀完成!

其實在準備課前作業時,我壓力就很大,因為我是不太擅長提出問題的人,除非跟我想解決的問題相關,或是內容不清楚。要從洪老師的著作當中找出十五個採訪的問題,對我來說真是燒腦…

還好忘形當時就在我旁邊,我就請忘形給我一些點子,然而他跟我分享一些跟我不同的想法,我從中學到兩件事:第一,沒有事情是理所當然。如果從看似很流暢的內容當中找出背後與眾不同的(或是有幫助的)價值觀,那麼就是挖到金礦,有時候是對方都沒有發現的金礦,那就能使對方眼神發亮的侃侃而談。第二,不要害怕問問題讓人覺得煩XD

詳細內容,請參考忘形的臉書貼文:

在課堂上,洪老師有分享很多關於提問的心法,我覺得自己學到最多的是「提問工具」的方面,對於提問方向的四個F,洪老師稱之為提問F4(然後還放上了F4的照片XD)。

這個F4分別是:
Find(易)、Fell(抑)、Focus(異)、Future(益)
(詳細內容就等你來上課啦!)

課堂練習上,我切身感受到這個工具的益處,因為我也擔任小組練習時的被訪問對象,我的同組組員因為性格不同,在提問時的方向正好互補,當時的感覺是講話講得「超爽」的…

較具有關懷特質的同學,從 Fell(抑)的角度出發,挖出了我對事情的深層感受,被以這個角度提問的時候,感覺自己的價值是被看見的。

另一位比較具有理性觀察者特質的同學,在那之後用了 Future(益)的角度來問我,關於下一步打算如何的問題,在那時候還激發了一些我沒想過的行動方案。

感覺很好的原因是,因為一開始先以感性的角度出發,人們通常喜歡被看見、被同理,當外殼軟化了,就更能打開心房,放鬆的狀態容易講出更多心裡話。

但如果一開始就先以「我打算如何做」當作開始,那一般人會覺得自己被質疑,防衛心就會啟動,那麼回應方式就會以「我很好」、「我比你棒」的方向展現,也就挖不到更深處的價值了。

經過一天的實戰演練,我發現過去我在與陌生人聊天挖故事的時候,展現出來的努力是遠遠不夠的,也因此有時候可以聽到好故事,有時候卻以純閒聊收場。在課堂上,我學到了提問的方向,我想未來在與陌生人聊天時,可以用更聰明的方式來努力,期許自己可以聽到更多好故事,並看到別人一邊說話一邊「眼睛發亮」!

讓「好緊張」變成「好的緊張」

在一次講座中,一位醫學院學生問:「每次要上台面對眾多醫師進行簡報時,總會特別緊張,怕自己講不好、內容不夠嚴謹,有什麼好建議嗎?」
想像這位年輕的學生站在一群有經驗又專業的醫師面前,被檢視,同時被針對不足之處做批判,那要承受多麼大的壓力啊!

關於「克服緊張」的提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,以前我剛開始演講時,總會分享一些聲音小技巧,讓聲音可以聽起來更有自信,但那終究只是小聰明罷了…經過幾段歷練之後,我終於找到克服緊張最重要的關鍵了。 繼續閱讀

找回表達的勇氣

如果只因為一點小小的不完美,就否定你的價值,這樣的人是對你無益的。

真正對你有益的人,不會在乎你講話聲音好聽不好聽、口音是否標準,或是有沒有表達上的缺陷。他們只看你是否活在當下,是否有那顆願意表達的心。

既然你再怎麼好都總是會有人不願接受你,那又何必為了讓所有人都開心,去勉強自己滿足別人的期待呢?

肉體是靈魂的禁錮

有時候看到新聞介紹奇人,有些人的感官世界與一般人不同,因此他們的世界比常人更加豐富或是更加單調。

有人說,我們對世上存在的事物的感覺都是大腦產生的幻覺,人要直到失去肉身才真正活著。這說得真有道理,畢竟我們只用有限的感官在探索世界,比起事物真正的本質,這些幻覺都顯得太過片面而不完整了。(名可名,非常名)

也許肉體正是一種天生的框架,讓人們對於活著有一定的定義,以至於人類追求相同的事物,並因此制定了社會的遊戲規則。當所有人方向與腳步一致,就讓生命變得無聊了,所以才有人說出「失去肉體才是真正活著」這樣的話吧!只是這樣的境界令人難以想像,還是等真正失去肉體的時候再來體會囉~

然而,比起肉體的禁錮,精神上的框架才更應該去打破,有些迂腐陳舊的價值觀,讓人們還沒失去肉體,就已經死了呢⋯

簡便

一切事物的真實性與重要性,都取決於你自己要賦與它們多少真實與重要。所以當自己的時間被手機、提醒功能給綁架的時候,不如問問自己:我還有什麼更重要的事情?

如果網路簡便帶來的脆弱連結已是自己生活全部,那你就幾乎失去人生了⋯
(但如果能反省到這點,至少代表已經奪回人生選擇權了!)

走路

不知何時開始,我有時會為了偷點時間,無論是為了多休息幾分鐘還是懶得走路,會選擇搭計程車代步,以為我是用錢去換取了時間。

然而,今日我才發現,我幾乎習以為常的「花錢買時間」,卻常常沒有讓我的時間發揮得更有價值,因為我錯過了獨處時的思辯,錯過了讓美好靈感爆發的衝動,錯過了一直在緩慢改變的景物,也錯過了與自己的對話…因為這一切大部分都必須發生在「一個人走路」的時刻。這是我今晚一個人走路回家,一邊踩著地上積累的雨水,一邊想事情時,忽然領悟的…

我反思:我的生活這麼豐富,但產出的靈性卻遠遠不及,這不是一件很不科學的事情嗎?我想我累計在uber上的信用卡帳單,已經很足夠反省自己的內在封閉了,現在開始我要告訴自己:「多走路吧!這段獨處時間心裡的富足是無論付出多少車費都永遠買不到的。」

尷尬與恐懼

為何我選用「尷尬」這個名詞而不是「恐懼」。

之前我跟 陳威宇 老師學唱歌發聲,他常會告訴我,我發不出更高的音階,是因為心理跟肌肉有「尷尬」的感覺,我有時候會想,為什麼他刻意不用「恐懼」,而是「尷尬」。

最近我發現「恐懼」跟「尷尬」的感覺有很多的共通之處,其中最明顯的是,只要我們的身體跟情緒有了兩種之一的感覺,就會退縮。

如果我們想的是「恐懼」,我們就會告訴自己:「因為我過去曾…所以我不要…」;如果把這個情緒的認知換成「尷尬」,我們會告訴自己:「我只是還不習慣…所以我要…」

這兩個出發點導向的結果大大不同---
當我們用過去的經驗理解自己的生命,叫做「決定論」,我們會安撫自己「我並不是不好,只是有過這樣的傷」然後覺得自己不改變也沒關係;當我們心裡想著成功後的結果,去迎接生命的可能性,這叫做「目標論」,我們會自然的接受改變帶來的痛苦,同時享受改變帶來的美妙。

所以說,與其告訴自己勇敢面對恐懼,不如告訴自己,勇敢面對尷尬,用這樣的方式理解這些情緒,是不是就覺得沒那麼難了呢?

突破舒適圈

緣分到來的當下常常無道理可循,但我們總在回顧記憶時發現它的意義。

不要因為「他們已經都很熟,我加入會很奇怪」就不敢投入團體互動,因為緣分把我們安排在這個時間碰面,就是希望讓我們的生命有某種形式的交流。只要這個交流不違反道德,同時也是彼此的嚮往,這個團體就可能改變你,而你也可能改變這個團體,何不勇敢接受這個「關係的可能性」呢?

面對這些未知的可能性,這時候你的心裡一定有很多「可是」,然而這些「可是」的背後,讓我們覺得困難的關卡,其實歸納起來,只是因為沒有安全感所產生的一些「尷尬」而已。克服它們的方法就是去做,不逃避,當安全感慢慢建立,就不尷尬了~

這是一份送給自己的禮物,叫做「勇氣」,而友情只是使用了這份禮物之後,得到的其中一種結果。(不只交朋友,很多事情都是一樣呢!)

這就是我所理解的,「突破舒適圈」的意義。

意見非事實

看了新上映的皮克斯動畫電影【腦筋急轉彎】之後,好喜歡裡面一個小橋段:

「糟了,我們不小心把這些箱子打翻之後,這些意見和事實通通混在一起了!」
「有什麼關係,它們都長得一樣嘛!」

意見,不代表事實,然而我們常常因為他人或自己的意見而曲解事實,動畫雖然只用幽默的方式輕描淡寫,卻意味深長呢!
你永遠不知道你的腦袋裡有什麼迷糊鬼在胡搞瞎鬧,所以請冷靜確實地歸類你的感覺,別讓情緒左右了你的思想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