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「好緊張」變成「好的緊張」

在一次講座中,一位醫學院學生問:「每次要上台面對眾多醫師進行簡報時,總會特別緊張,怕自己講不好、內容不夠嚴謹,有什麼好建議嗎?」
想像這位年輕的學生站在一群有經驗又專業的醫師面前,被檢視,同時被針對不足之處做批判,那要承受多麼大的壓力啊!

關於「克服緊張」的提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,以前我剛開始演講時,總會分享一些聲音小技巧,讓聲音可以聽起來更有自信,但那終究只是小聰明罷了…經過幾段歷練之後,我終於找到克服緊張最重要的關鍵了。 繼續閱讀

別想著要做表情!

我在做聲音解放教學的時候怪招都很多,最主要是因為學員一旦想著要「控制」聲音的時候,聲音就會變得不協調,畢竟發出聲音的行為都跟感覺有關,發出聲音的那些肌群都是不隨意肌,並非我們能夠隨心所欲控制的。

為了引導學員能夠更自由的使用聲音,我會幫忙設定情境,甚至會用一些肢體動作或是臉部表情來引導,當專注力放在一個「感覺」上而不是對聲音的控制時,我們的聲音就會變得自由。

分享我最近常用的「套圈法」做為例子。 繼續閱讀

「虎哥,老師也是人啊!」

經過了兩個月的自我對話,終於從某些想法當中走了出來,同時鼓起勇氣與大家分享。我要謝謝當面聽我說了這段故事並給了我回饋的朋友們,也要感謝傾聽我的想法之後,對我說了:「老師也是人」這句話的忘形。

故事是這樣子的~

在寒假的兒童自信表達營中,我遇到了一個特殊狀況的學生,她每天的裝扮都過度打扮,而且化了大濃妝,並且總是在下課的時候用「角色扮演」來逃離與他人互動的情境中,她會拿起手機,假裝打電話,同時她的台詞非常戲劇化,像是:「噢,美國的執行長回來了嗎?我要見見他。」「那個人可能日本的調查局來的,你要小心!」「我跟你說過不要隨便開除我的人,我用他是有目的的。」彷彿在模仿韓劇中的那種豪門子女,年紀輕輕就掌握了極高權力。

我的隊輔們對這位學員的狀況一直不知該怎麼辦才好,畢竟沒有處理這種問題的專業與經驗。 繼續閱讀

2015/12/02 創造教學聲命力

2015/12/02 創造教學聲命力

那天,大學內授課的會議室,是橫向延伸的空間,而將近160位老師坐在會議室的兩旁,中間的幾個位子都沒有人坐,主持的老師怎麼樣都無法讓老師們坐到中間來,眼看課程就要開始了,我心裡出現一些選項:

  1. 忽略這個狀況直接開始上課?
  2. 我親自要求老師們坐到中間來上課? 繼續閱讀

看見

一次,一場演講結束之後,有個女學生請我幫忙聽聽她的聲音。

她說她是個很低調的人,不愛出頭,然而我聽完她說話,告訴她我感覺到的跟她說的不一樣,其實她的眼神、手勢和聲音中都帶有強烈的表達動機,可是有什麼把它壓抑住了⋯

她聽完之後眼眶泛淚,經過她的解釋,我才知道原來單純活潑的個性曾讓她受到朋友的利用,對她傷害很大。

其實我後來沒對她說什麼偉大的話,只是簡單的鼓勵幾句,但她在離開教室的時候,從背影我感覺她的腳步像是卸下重擔一樣的輕盈,我心裡便踏實了:原來我們不一定得為別人做些什麼,光是表達自己的看見,就能帶給別人很多的力量了

歡迎打斷我

我常常在課堂上說:「歡迎在上課時把我打斷針對當下議題提問,這樣並不會讓我覺得不禮貌,反而能增加深度,是很好的對話。」藉此讓學員知道這堂課程的開放性。

只是我常常遇到的是,小組練習時間不好好把握,總在這種時候忽然把我召喚過去問問題的學員…(是這樣的,上課時間做練習的機會是非常難得而且很有價值的,平常時間哪有這種機會可以放鬆的練聲音,還有其他學員在旁邊幫忙回饋呢!這實在太浪費了!)

我通常也很樂意回答問題,但是我會看時間,如果班上學員都已經練習完畢,而我卻不在台上,我會覺得我為了一個學員讓其他人等待是不好的,所以我會說:「關於這個問題,之後在講到相關的單元時我們再來補充好嗎?」

前幾天我遇到一個比較執著的學員,竟然用挑釁口氣的回應我:「可是我的問題沒有被解答呀,老師你怎麼可以迴避呢?」
這句話讓我在當時感覺很不好,但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同時也讓其他學員能聽聽我對於這個問題的見解,我選擇在台上把這位學員的問題重複說一次,並且完整地做了回應。

雖然當時看到那位學員表示了滿意,其他學員的表情也告訴我獲益良多,我就繼續課程了。但我後來反省,覺得我該努力的地方並不是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認真對於學員的心態做出回饋,這才能真正開啟我們之間的對話……

看來,我還太嫩了!>___<